青叶Rino

磁石存放

【NS】覆水难收(3)

前方本间x神山预警

 

并没有什么卵用的初设

 

————————————————————————

“1984年,在东京国际马拉松邀请赛中,日本选手山田本一出人意料地获得了冠军,当时很多人都认为,这个矮个子选手跑到了前面是偶然。”

“两年后,意大利国际马拉松邀请赛在意大利北部城市米兰举行,山田本一代表日本参加比赛。这一次,他又获得了世界冠军。”

“两次冠军绝不是偶然!十年后,山田本一在他的自传中解开了谜团,每次比赛之前,他都会乘车把比赛的线路仔细看一遍,将四十公里的路程分解成几个小目标,如此轻松完成。”

神山悟站在本间大宅的宽敞大厅中,背后是从三楼垂下来的巨大屏幕,他拿着一根指示棒敲着上面的新闻图片:

“这就是著名的大目标分解成小目标的故事。”

正指挥女仆摆晚餐的影山路过,挑了挑眉:“所以?”

“攻略神乐龙平就是一个大目标,必须把它分解成容易完成的几个小目标,比如我要先给他留下一个良好的第一印象。”

影山一边把女仆递上来的新鲜花束插进餐桌上的银瓶里一边回:“第一次见面就喷了对方一脸抑制剂的良好印象?”

神山毫不在意自家执事的吐槽:“第二步,就是我要单方面对他示好,让他意识到我的存在。”

影山正在检查吊灯和烛台,头也不抬地说:“您天天早晚送饭下雨送伞,时不时还去人家办公室转两圈,在下认为神乐医生确实意识到了您的存在。”

“对吧对吧!所以第三步——”,他跳到影山背后大声道:“快加一副餐具!我邀请了神乐桑共进晚餐!”

影山一个手滑,差点把醒酒器摔了。

 

 

然而神山悟的晚餐长桌先等来的却是本间家的一位长辈。

本间正彦,说起来算是本间俊雄拐了几个弯的伯父,从本间的祖父辈起就分了家,两家的人口数量和财富积累程度同成反比,到了这一代上,本间正彦拖着自己三个儿子五个女儿,在谈判桌上对着本间俊雄父亲一个人,低价转让了自己家族名下所有度假村和高级疗养院的股权。

一般情况下,能干的兄弟在车祸中当场死亡,唯一的继承人到现在还躺在自家高级病房昏迷不醒的情况下,伯父大人理所当然转为反派,理应纠集自家各种叔父伯父堂姐堂妹一起,将鸠占鹊巢的神山悟光溜溜地赶出本宅的大门。

然而现在,中年男人坐在神山下首,一派长辈式的和煦:“神山君,你看,这些人喜不喜欢?”

神山望着对面一排各式各样的Beta和Omega,嘴角抽搐。

本间不疾不徐:“或者是我考虑不周,神山君更中意Alpha吗?下次到我那去,只要你喜欢,随便挑。”

几日不见,您什么时候变成拉皮条的了。

神山从这位一进门就竖起了满身防备,几次要给影山打眼色都没成功,只好干笑道:“您有什么好的就先给兄长和姐妹们留着吧。”

“他们不急。”本间摆手道:“最近你交往的那个Beta就很不错,现在怎么样了?”

“早就没这回事了,而且您不是不喜欢他嘛。”神山转了话题:“再说了,本间君总有一天会好转,那天您来教训我,我心里就知道了。”

“我正要说这件事——那次是我太性急了,这些年,我们家对不起你的地方太多,如今,你怎么开心怎么来,别太多顾忌。”

可是上次要不是不在你主场,你能活吃了我了。

神山看着这位表面总是一团和气的伯父,想着两人曾经过的招,在恒温的别墅内差点打了个寒颤。他堆起一个微笑:“您今天如果没什么事——”

“我就是为了上次的事来给你陪个礼。”

“您是长辈,不至于。”

“今天我人都带来了,你总得留一个吧。”本间对着那一排有些畏缩的漂亮孩子抬了抬下巴:“说说,最喜欢哪个?”

“我——最喜欢那一个!”

神山胳膊往后,指向了大门口。

神乐龙平逆光站在那里,神山回头看向他,心里竟然想,还好还好,看不到他的表情。

 

 

应邀去上司家里吃饭,疑似看到了钱色交易的场面,如何避免尴尬。

没等神乐在线等到答案,神山就半强迫地送本间正彦包括他带来的那群环肥燕瘦出门了。等到啪地一声关上了大门,神山瞬间收起了防备又客套的表情,眼睛里迸发出星星,对神乐说欢迎。

神山敏锐地发现神乐在不高兴。

“今天的花蛤汤很不错,神乐医生要尝尝吗?”

“不用了,海鲜过敏。”

“那法式香煎小羊排?”

“最近肠胃不好,医生让我少吃油腻。”

“刚好,土豆沙拉来一点吧?”

“讨厌伍斯特酱的味道。”

“你是在闹别扭吗?”

“不,我没有。”

“哦,”神山点点头,出乎意料地没有追问。他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看着神乐面前几乎一口没动的盘子,说:“既然这样,影山,送神乐医生回去吧,毕竟明天还是工作日。”

 

 

神山悟十九岁就进了这间大宅,那时他穿过前庭大片盛开的虞美人,转过回廊,在第二个拐角看见了本间俊雄。

昔日同窗,曾经一起在天台吃过便当,在运动会上传过带着体温和汗水的接力棒,被老师突然提问时互相打过掩护,下学时一前一后跑过河堤上。

还一起追过一个喜欢虞美人的漂亮姑娘。

事情就坏在这里。

以他们两人的关系,包括神山和美咲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不管怎么样,三个人之间都不能变成修罗场那样的地狱,顶多是青梅竹马没敌过天降系,告白失败那方还强打精神准备把自己的角色转变成红娘。

神山告白失败的当时就知道了美咲心有所属,他干不出来在两位最好的朋友之间横加干扰的事,更何况那两个人明显地两情相悦,只差捅破那层窗户纸。

可是,至少让我最后陪她一下,就一会儿。

神山强行振作,策划了三人一起的毕业旅行。他打算得很好:满足美咲一直以来想看到红色地毯一样铺开的虞美人的愿望,假装观光飞行器位置不够把本间一个人留在旅馆,等到回去时自己稍微到别处转转,留给美咲倾诉心意的时间。

完美的毕业旅行,完美的助攻计划。

事实证明,“等到回去时我就……”这样的弗拉格是不能乱立的。

“最后陪她一会儿”,一语成谶,小型飞机燃油不足中途坠机,万幸的是两人都掉入了水中,但当神山一步步把美咲抱上岸时才发现,她的身体里嵌入了飞机的碎片。

混乱的河边,急忙赶来的本间,不知所措中将碎片拔出美咲身体的神山满手鲜血地在雨中回望,眼里全是茫然和痛苦。

他们两人的孽缘,从那时就开始了。

 

 

影山将车停在都内某所公寓下,他先下了车绕到另一侧,正要躬身替神乐开门,对方已经自己迈了出来。

神乐看着影山礼数周全地退开一步,上身仍保持着15°的倾斜,突然哂笑:“有钱人不愧是有钱人。”

影山不以为意:“如果您需要解释的话,今天晚上是个意外。”

“恩?‘最近交往的那个beta’也是意外?”

“不,那个不是。”影山看着对方脸上的嘲讽默不作声地推了推眼镜:“但恕我直言,医生您为什么要为此而生气?”

“我并没有——”

影山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您并没有向我解释的必要,失礼,在下先告辞了,祝您晚安。”

话是这么说,影山并没有直接回去,黑色轿车滑到公寓的后面停下,在神乐所属的那扇窗户的灯光亮起的同时,有人敲了敲他的车窗。

 

影山回来时,在走廊里就接到了女仆长给他的眼色,果然,等他推开客厅的门,神山正维持着脸朝下的姿势、像一只咸鱼一样瘫在厚厚的长毛地毯上。

他毒舌的功力都减了一半,话出口变成了:“您打算在这里瘫到什么时候?”

神山稍微转过来,脸颊上的肉肉被地毯挤成一个圆圆的弧度,含糊道:“到我不那么自我厌恶为止。”

“恕我直言,您怕是没有再起来的机会了。”

神山挤出哼哼的笑声,他慢慢坐起来,眼神恢复正常:“神乐龙平,他到底是怎么样?”

影山正要回答,神山又阻止了他,说:“别的什么也别说,只要一句话,他……到底如何?”

影山摇了摇头。

 

——————

我会加油……这个月让他们俩有点实质性进展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