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叶Rino

磁石存放

【NS】覆水难收(2)

预警见前文

 

私设如山的ABO

 

 

------------------------- 

 

很多人都说过神乐的信息素太过清冷不够撩人,然而他自己并不在意。很长一段时间内,整形外的八卦都以自家主治何年脱单,脱单后味道会如何改变为主题。朝仓仗着这里是是她一年轮转的最后一个科室大胆发言,我们主治看惯了俊A美O,最是了解外貌味道都不过是皮囊,恐怕早已失去对恋爱的兴趣。

 

 

但一朝恋爱,科室内从主治实习到麻醉师都大跌眼镜,神乐的信息素味道一天三变,经常上午还是草莓的甜香,下午就变成刚融化的芝士,第二天又成了巧克力牛奶和刚刚出炉的蛋糕胚。有一天竟然是非常清奇的酸橘配赤贝,到最后每每他一进门,死气沉沉的楼层里的所有人就开始大量分泌唾液。

 

不过停留时间最长的还是牛奶。这个味道常常让人想起温柔甜美纯洁无暇等一系列词语,与整天一张面瘫脸的神乐十分不搭。有次一外例会,外科医生坐满一间会议室,结束后普外的栗原一止凑到他身边仔细嗅了嗅,大吃一惊道原来真是你,没想到神乐医生对这种类型的信息素香水情有独钟。

 

……才不是。

 

还不是小悟说杏仁跟牛奶最配了。

 

其实一开始每天换味道的是神山悟,他天生对信息素味道敏感,十几种信息素掺杂在一起也能准确分辨其中的数量。他性别分化的第一次爆发热潮时正在高中课堂里上课,除了应该有的一系列生理反应,比如他确实分泌了大量体液,也渴望着某个人的拥抱和温度,但却对于外界蠢蠢欲动的Alpha信息素毫无感觉。

 

他十分冷静地举手发言告诉老师,并在保健老师来之前自己叫了救护车——虽然主观上并没有那么需要帮助,但客观上,一个正在发情的Omega处于公共场合确实是危险且不合适的。

 

医生在面对这样的孩子时十分惊讶,但做完所有检查也没有发现他身上有何异样,他的感知力如此敏感,却没有一个Alpha的信息素能勾起他的欲望。

 

可能你喜欢的那个人还没出现,最后医生只好这么说,你这么漂亮,只要别人爱你就够了,等到你真正喜欢的人出现,你只需要顺势答应他的告白。

 

神山悟回想起这段十年前的记忆,发现事情远没那么美好:这份天赋还没来得及给他幸福,苦难就降临在他身上,而他喜欢的人并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爱他,甚至都不一定会接受自己的告白。

 

人生如此艰难,一起重来算了。

 

此时他和影山正在咖啡厅对坐,对方下午茶时间雷打不动,他也顺势结束工作跑下来摸鱼。

 

而听他发表完这一长串人生感悟,影山放下烫金花纹的茶杯(他到哪都自带茶具),毫不犹豫地吐槽:“恕我直言,您还是先把头从芝士蛋糕里抬起来,好好找一个自杀地点比较快。”

 

然而还没等神山找好自杀地点,他的高岭之花突然开了窍。

 

 

从尴尬的初见之后,神山悟就对这个冬青味儿的医生表现出谜之兴趣,为了就近观察,他甚至把本间医药的实验室搬回了医院顶层——之前搬走只是因为那段时间他不太喜欢被人围观,而无论是器材设施还是自愿参与的实验样本,都是这边比较方便。

 

更加方便的是他可以每天上班都等在门口,在神乐出现的时候突然跳出来向他说句早上好,顺便欣赏对方一直不变的表情裂出的一点缝隙。

 

前人气主持人热衷于在任何时间出现在神乐龙平面前对他来一场生放送的quiz show,很不幸地是参与问答的嘉宾正是神乐自己。作为一个高冷面瘫,他很想维持自己的人设,在活泼过头的老板胡闹的时候转身就走,只留给他一片飞扬的衣角。

 

但是,神乐先生并不是能够好好照顾自己的人,他经常会在手术排满的情况下忘记吃饭只能瘫倒在走廊等待投喂,也经常会忘记看早上的天气预报,对门外水帘一样的暴雨驻足不前。

 

每当这时,头发可爱地向一边飞起的、穿着PIKAPIKA外套的神山悟就会及时赶到,拯救他于水火之中。

 

“神乐先生您好,欢迎来到神山悟个人赞助播出的The Quiz Show,这里由我,MC神山来说明一下游戏规则,砸柜子秀由七个问题组成,每答对一题,就能得到由本节目组提供的随机掉落的奖励。全部答对更有机会获得一次DREAM CHANCE!”

 

瘫倒在地的神乐并没有什么力气配合,勉强抬起手拍了两下,神山毫不在意,依然情绪高涨:

 

“第一问!神乐龙平步行上学,每分钟走60米,离家十一分钟后,有人发现他的数学作业忘在了家中,急忙带着数学作业以每分钟280米的速度去追神乐……”

 

神山悟顿了顿,看了一眼咬牙记条件的神乐,笑眯眯地继续:“在三分钟之后就追上了他。”

 

神乐想掐死刚才努力计算的自己。

 

神山继续念道:“给神乐龙平送他故意忘在家中的作业本的人到底是谁?A,忧心儿子学习的妈妈;B在隔壁初中部上学的弟弟;C,MC神山;D,以上皆不是。”

 

神乐:“……”

 

神乐:“……D,以上皆不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忘记拿数学作业。”

 

神山:“回答正确!恭喜神乐医生获得了由影山提供的特制蛋包饭一份!!”

 

神乐先生已经饿死在医院走廊,他的魂魄在每个星期六的晚上九点出现并配以“我恨quiz!”等谜之台词,成为神山悟大资本家剥削工人的铁证。

 

但现实是神乐拒绝了神山的喂食邀请,颤颤巍巍地拿起勺子开始吃饭,BGM由过分话唠的MC提供:

 

“怎么样怎么样,影山在三楼的食堂做的,刚好就端上来了哦!都这么晚了材料太少只能做蛋包饭,但是影山他做的就算只是蛋包饭也非常好吃的!”

 

喂喂,又不是你做的你在骄傲什么啊。

 

神乐嘴里塞得鼓鼓,还是本能的脑内吐槽。

 

“所以说啊,从来不会忘记拿数学作业的神乐同学,以后也不要忘记吃饭啊。”

 

……就算你这么说。

 

神乐抬头看到神山悟在桌子对面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在他和蛋包饭之间转来转去,像什么看着主人吃饭的小动物一样,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毛。

 

因为看起来很温暖啊,和刚刚做好的蛋包饭一样。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