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叶Rino

磁石存放

【NS】覆水难收

平行时空的霓虹设定

非典型ABO,神乐龙平Ax神山悟O

OOC

私设如山,神山不会被动发情,有固定发情期。

然而这其实是个清水

 

神山悟甫推一开拱顶的大门,喧闹人声和暖黄光线就从门缝里流泻出来。

宴会厅里人人手里端一只细脚香槟杯,言笑晏晏觥筹交错,及其熟练地左右逢源,于是就没人注意到神山比开场时间晚了一点进来,悄悄挪到自助餐台,手里托着碟子挑挑拣拣,边转边吃。

影山一早告了假,说他今晚有个重要约会要赴,把他放到这家会员制俱乐部的雕花大门下就坚定告辞了,临走之前还开玩笑说,这次趁他不在,神山可以放开了好好玩,只是不要第二天被一个陌生Alpha送回家。

神山撇撇嘴,又往嘴里填了一只甜虾。这个活动并不是本间家主办,场子里也就没有什么人上前跟他打招呼。神山自顾自逛了一会,被室内各种香水掺杂着的信息素味道熏得发晕,参加晚会的各位成功人士多是Alpha,身边又各自带了味道甜美的伴侣,茉莉玫瑰百合紫罗兰,柑橘木棉红枫佛手柑,再清爽的香气聚在一起也难以令人心生好感。

哟,谁的味道这么清新脱俗,是海螺蘸芥末酱油啊。

神山悟吃得差不多后职业病发作,在一边辨认起空气中弥漫的各种信息素味道有没有自家生产的痕迹。他今天不是主角,因此穿得并不算隆重,领带没打,黑衬衫松开一个扣,袖口规规矩矩折了一层,露出细瘦腕骨,秀秀气气十分招人,渐渐便引来两三道目光停留。此时主办人终于携夫人出来谢客,是当地民放电视台的社长,夫人结婚之前正是这家电视台的早间新闻主播,端庄秀丽,人气颇高。她一眼看见角落里发呆的神山,便走过去邀他谈话。

两人站在走廊,夜风拂来,神山伸手接过侍者手中的外套披上她裸露的肩膀,社长夫人眨眨眼,笑道悟君还是这么体贴。神山摆摆手,那位曾经跟他一起上山下乡全国各地取材的女主播知趣地换了话题,他们曾一起工作,过去的话还有很多可以说。末了,那位年少美貌的贵夫人轻轻感叹,没想到没几年过去,我们两人竟都落入婚姻的俗套。

神山依旧微笑,初春的晚风仍带着几分冷,庭院中松针香气缓缓荡过来,他小小地伸个懒腰,玩笑道:

“我哪里落入了俗套,你难道没听说过,神山悟趁丈夫昏迷频繁出入娱乐场所,本间大宅人尽可入么?”

社长夫人大笑:“我听过的。可总是耳听为虚,所以我今天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春天到了,可别辜负好时光。”

神山脸一愣,就被推回大厅,室内已经放起圆舞曲,宾客三三两两聚集在舞池里。他穿过层层旋转的裙摆上楼,今天影山放假,他没人来接,原本就打算在楼上房间休息一晚,等自家管家约会完毕顺手捎他一程。

打开门之前他想肯定又是哪里送过来的Omega,生意往来的大多是A,以己度人,自己喜欢漂亮柔软的孩子,是以最喜送美人联络感情。

可是神山悟自己就是个相貌出色的Omega啊。

他叹口气推开房门,开了壁灯往里走。房间并无异样,只能闻见一股冬青气息。到卧室门口愈发清晰,当神山推开卧室门的时候,饶是早有预料还是默默抬手捂住了眼睛。

一个前襟大开的,浑身湿透的,双手反绑的,正在发情的,Alpha。

其实从外貌来看很难分别他的性别,毕竟这个人有一双流淌着蜜色的眼睛。神山捂着眼睛靠近这个微微喘息的男人,在他凑过来想要吻自己时非常熟练地掏出兜里的Alpha抑制剂,照着他的脸就喷了下去。

“神乐先生,感觉好点了吗?”

神山悟觉得世界真的特别魔幻,比如说为什么他昨天刚在本间综合医院迎新会上见过的履历漂亮的年轻整形医生会被人下了药送到自己床上。

我花这么多钱请他来不是为了跟我上床的,神山无奈地想。

神乐龙平刚才是药物作用下头脑混乱,被喷之后是一脸懵逼,等他反应过来把脸上的液体擦干净之后觉得,还不如继续混乱下去。

说实话,本间家虽然起家靠的是医院,但几代经营下来,产业重心早已转在高级疗养院和制药上,神山一个月也去不了本间综合一回,这个月还是为表重视才去神乐龙平的入职会上露了个面,能记得这人的名字完全是托了这张脸的福。

两个人对视一眼随即转开,脑子里是大写的尴尬。

神乐近乎半裸地坐在上司的床上,这个认识让他有点想死,但作为一个面瘫,他表面冷静地拒绝了老板邀请他住进另一个卧室第二天一起去上班的提议,扣上了自己衬衫上所有的纽扣捡起地上的外套,把自己投进了凌晨两点的夜色。

最后的倔强。

会所地理位置偏僻,他最终没能打到车,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才走到家。好不容易洗了澡瘫在床上时隐约都看到了天边亮色,这时他才想起来。

啧,工作证件全丢在那了。

 

 

就算去本间综合整形外问一下神乐龙平的社会评价,跟他相处了不到一天的新同事们也只能说,冷静,严肃,认真,看起来和闻起来一样性冷淡。

好像衣柜里有一排一模一样的黑西装一样,整形外的实习医朝仓梨乃说,而他每天起床后打开衣柜,手指像抚摸琴键一样滑过去,停留在其中一件上。

神乐龙平确确实实穿着他一成不变的黑西装,初春的暖意如此不稳定,一场小雨来得猝不及防。为了抵御寒冷,他在外面披了件大衣,理所当然的黑色。他穿过湿漉漉的小巷来到医院门口,苦恼于如何才能毫无痕迹地让他的新同事带他进入那个需要考勤卡才能乘上的电梯。

与他不同的是,神山悟虽然外出也一直正装,但喜欢把自己的西装搞得亮晶晶的,领子上像撒了一溜银粉,他坐在影山开回来的加长林肯上,一眼看见了站在医院自动门里侧的神乐。

此时他刚刚跟自家毒舌执事吹到“他的唇形特别好看”,于是顺理成章地从车窗伸出了头跟那位猫唇医生打了个招呼:

“嘿!神乐医生!”

神乐一个激灵,回头就看见自己心大的老板已经打开车门向他走过来,身后跟着不疾不徐的影山执事。

————

写不下去,先发上来看看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