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叶Rino

磁石存放

【磁石】夢でもいいから(完)

4

这天他起床,闹钟刚好响到同事那句“good morning everyone”,睁开眼,贴在天花板上的ARASHI大幅海报迅速映进瞳孔,他站在四个人中间露出标准偶像微笑。

打开卧室门去洗手间,洗手台上放着他高中时最后一次去棒球部时老师送的棒球,上面用记号笔切实地写着“给和也君”,他端起口杯刷牙,抬头看见镜子上贴着团员们曾经写给他的长长短短的留言签,抬头“to KAZ”,结尾各自署名。他迅速洗漱完毕整理衣装,这时经纪人发来mail说还有五分钟到楼下。

他最后对着镜子检查了一下,临出门前拿起手机翻了翻相册,确定自己是作为ARASHI的二宫和也活在这个世界上,才锁上了门。

大概是梦境后遗症一类的东西。二宫坐在车的后排,心不在焉地听着经纪人说这一天的工作安排。一路低气压到了电视台,推开乐屋的门看见S已经坐在沙发上,面前摊开三份报纸手里端着一盘水果,见他来了点点头,二宫回句早上好,一边朝自己座位走过去,这时大野从下方突然出现抢走了樱井手里叉子上的苹果。

二宫震惊了,他想我做了这么多准备还是没逃过套路,这难道是传说中现实向的微妙世界?

仿佛为了验证他的猜想,伴随着元气的“早上好!”,相叶雅纪进入了房间,跟每个人打过招呼以后就蹭到了樱井背后,樱井随之放下了报纸陪他聊天。

这没什么,这都是日常。

录完两本节目,晚上还有音番,谈话环节,那位永远带着墨镜的主持人听完观众来信中的女子高中生的经历,问了一句如果大家表白失败了会怎么办,离他最近的樱井拿起话筒作想象状,接着就一脸委屈直接入戏,说那我有什么办法呀,只能拿出给对方写的四千封情书来打动他啦。

观众和歌手都大笑,相叶在一边补上,他在演唱会的环节里是恋文翔,演唱会刚完,大概还没出戏。

樱井鼓鼓嘴卖了个萌,一脸就当你说得对吧,引得观众席上尖叫连连。这人进入三十代之后愈发温柔,言谈之间机灵也收敛,能卖萌就不说话,他有意无意地瞟向二宫,二宫心里依然有事,没看到他的目光。

录完了这个一天的工作就算结束,二宫在外面流连了一会,想避开那群人黏黏糊糊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现在有点神经过敏,人家说句话都觉得别有深意,坐在一起在想到同居,肢体接触就……呃,快住脑吧。

结果回到乐屋,偏偏是现在最不想见的那个还在里面。不好当时就走,他硬着头皮走过去坐下,他们在乐屋的座位一向相邻,二宫心里有鬼,就挑了樱井对面的位置坐,殊不知这样面对面的姿势正适合某些需要坦诚的话题。

对面的人先开了口。

“你这两天都有点心不在焉。”

二宫点点头。

“是因为我?我的话让NINO困扰了吗?‘请回应我的心意’这样。”

他惊得抬头,眼神里还带了一点懵,那些用过的棒球拍过的海报录过的唱片都比不上这句话让他有在这个世界的实感,那天的画面迅速放映在脑海中。

三十代的男人不急不躁却又真诚表达,我想和你过一辈子,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喜欢你。他面对这附带一生约定的告白,突然却步不敢回应。

明明也同样地,抑制不住想爱他的心情。

樱井坐他对面,对他的表情一览无余,却一直不松口说些诸如你不要在意,我那天随便说说的话。他从来都固执,这份固执与他的温柔共生,一起把他喜欢的人逼进墙角。

于是二宫避无可避,猝不及防地对上了樱井的眼睛。明明在梦境中看过很多遍,这双眼睛充满情意的样子,他依然不能习惯。人寂寞惯了,突然遇见扑面而来的温情时总是不敢相信,更何况对方还许出了陪伴一生的大礼,他不敢接受,自认不配接受。

莫名其妙出现的天使,莫名其妙进入梦境,莫名其妙地不断跟樱井结局圆满,好像不管选择什么选项都能通向完美结局的恋爱游戏,如果他是玩家一定要投诉厂商。

可是一次次地感受那个人的体温很容易使人放下戒心,回过神来已经跳不出那口温水锅。他在这一刻想起来很久之前看过的那部漫画,少年用自己在上百部恋爱游戏中的经验攻略了一个又一个女神,却在面对唯一一个没有翅膀的女孩时束手无策。她给了少年最真诚的爱,所求也不过一片真心,因此少年别无他法,只能直直地望进她的眼睛——

“我爱你。”

——END

我自己的毛病我都知道,而且也完全不想回头看写过这些,但是突然燃起斗志是什么回事……已经列好书单并开始读了……

因为知道自己这些毛病而且这篇难得大纲完善,所以打算就这么放置了的,可是我想开个别的坑……留这个不好看,就顺理成章地完了吧。

 

而且不知道什么毛病,写到稍微恋爱一点的部分我自己就特别害羞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