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叶Rino

磁石存放

【磁石】夢でもいいから(三)

预警:

知名少女偶像樱井翔子

JNS48设定

总之是性转BG……反正每篇都是几乎独立的,雷点这么多我也很怕。

 

3

“樱酱这最近好像因为体型有点烦恼,今天的便当都只吃了青菜。其实有什么关系啊,樱酱是美人嘛……NINO你有没有在听啊……”

“是是是,‘樱酱最近出solo单曲了,新打歌服好可爱啊’‘樱酱今年又是第一,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嘛,她那么好看’‘最喜欢樱酱圆溜溜的大眼睛了’‘樱酱连吃荞麦面都那么可爱’。你除了吹翔子就没别的内容了,好歹翻新一下花样行吗?”

视频通话页面中的面包脸女孩眉毛耷拉下来,一脸委屈:“可是樱酱真的很可爱啊,NINO你要不要推她,超,超可爱的!”

二宫和也难以置信:“第一次听你卖安利,居然还不是要我推你!”

“我无所谓啦……可是樱酱真的……”

“哈衣哈衣……”

二宫一边往牙刷上挤牙膏一边应声:“satoya,你不觉得一般人如果当了偶像大红大紫,跟昔日朋友联系的时候,应该经常偷偷爆点知名团体后台扯头花这种料才对吗?”

Satomi疑惑地歪了歪头:“恩?这种很常见啊,我上次还趁着混乱抢到了樱酱的头花呢,fufufu超幸运的……”

二宫:“……”

二宫:“算了,我也该出门了,回聊。”

J’Choice是家自助式的甜品店,下午五点正是人多的时候,各色蛋糕与女孩子颜色温暖的裙边相映,店里充满了各种谈笑声,店长照例窝在后厨开发新品,收银台就只剩下二宫一个人支应。不得不说他在收钱的时候一般都笑得很甜,找完零钱之后抿起猫唇微笑,附带一句谢谢光临,闪得人家小姑娘在挑选蛋糕之前就被甜了一脸。坐到休息区之后摆好各式甜点拍照,发上社交网络之前还要附加文字:这里的店长和收银小哥比蛋糕更有看头。

这一切二宫当然不知道,打工时段正在人流高峰,J给出的时薪不低,他只是自觉不能辜负这份薪水。他惯例隔着一个收银台对来客微笑,对面那个顶着渔夫帽带着遮住半张脸黑框眼镜的姑娘明显愣了愣,才报以同样笑容,说谢谢你了。

这样的装束着实奇怪,来甜品店的姑娘都穿着颜色轻快系带飘飘的小裙子,只有渔夫帽姑娘一个穿着土气的格子衬衫和牛仔裤,她拿着盘子站在玻璃柜前十分苦恼的样子,半天才选了一块芝士蛋糕。

翔子也不想这样的,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下午的休息时间,她(自以为)很完美地变装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了J’Choice,工作太忙,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人心冰冷,只有J’choice的芝士蛋糕还有一点温度。她托着自己的蛋糕和拿铁坐下,叉起一口放进嘴里。

二宫只看见渔夫帽姑娘把一块芝士蛋糕吃出了世界顶级的感觉,一脸满足和幸福,圆圆的眼睛亮晶晶的,还有疑似泪花的水光,在店内暖色灯光的映衬下,让他在这一瞬间忽略了她奇怪的打扮。

好可爱。

从那以后就经常看到渔夫帽姑娘,一般下午五点到七点之间来到店里,明明是自助式,每次却只选一块芝士蛋糕。有时很忙的样子,接了一个电话就急着要走,把剩下的部分大口塞进去,两颊鼓鼓的还差点噎到。有时店里不忙,二宫竟然放弃了游戏机,双手支在柜台上观察她,恩,这次选了巧克力芝士呢,嘴边一点点渣真可爱。

因为在人气店铺打工的缘故,二宫经常能看到各种可爱的女孩,但他总觉得渔夫帽姑娘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很快他就知道了原因。

他结束了一天的各种工作回到家里,鞋子都没来得及脱就接到了Satomi的电话,那个小圆脸惊恐得语无伦次:

“来不及解释了!NINO你快带着棒球杆去XXX救人!!”

他还没来及问怎么回事,对方就发来了详细地址和被救对象的原宿系大头照。

夭寿了,这种照片我怎么可能认得出来啊,这双眼睛都快占了脸的一半了。

但是当他赶到那家以脱衣舞著称的酒吧时,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的妹子。这眼睛虽然没占脸盘的二分之一,也差不多有一小半了,更何况——

 

“你出门就不能换套衣服?这从没变过的渔夫帽是怎么回事!“

“明明有换的,上次是红格子,这次是条纹……”被他牵着手腕不断挤过人群的翔子小声反驳。

她发现他们走的方向越来越向内部深入,不由问道“你带我去哪?”

“门口黑色汽车等了三辆,你这装扮一出去明天立马上头条。”

“哦……那我们从哪出去?”

二宫带着她越过人群往上走:“二楼东面有另一个外部楼梯,我们从那走。”

翔子眼睛里闪着崇拜的光,可是她马上发现盲点:“你为什么对这里这么熟悉?”

二宫脚步停了停:“前一段在这里打过工。”

翔子的目光瞬间充满了同情。

“你想什么呢!就普通地端个酒而已啊!!倒是你,大半夜不回家来这里干嘛?”

“恩……陪前辈来的,等下出去了还要给她电话说一下。”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酒吧后街,站在路灯下依依惜别。

“谢谢你哦,收银先生。”

“不用,大野叫我来的。”

“请问,名字?”

“二宫和也。”

对方一下笑了起来,大眼睛弯弯的,露出了可爱的门牙:“樱井翔子,向二宫先生表示感谢。”

“恩不用啦!这么晚了快回家!”

女孩好奇地凑近:“你好像有点在闹别扭?”

二宫:“……我没有。”

其实确实有,他一直觉得翔子和渔夫帽姑娘的谜之熟悉感终于在这里圆上了。没错,这个丧病的世界竟然!性转了!!他之前一直以为只有大野一个人陷身于此,在等待着不知道在何方的樱井翔来拯救他!

 

最终还是怕她一个人走不安全而把她带回了家。

“这是拖鞋,不好意思只有大叔款。这里是冰箱,想吃什么自己拿。那边是我的卧室,你不准进。卫生间在这边……反正只住一晚,你凑合下在这间睡。”

翔子其实也观察二宫很久了,脸长得好看就是占便宜,小哥哥就算只是窝在那打游戏都赏心悦目。翔子沉迷男色不能自拔,二宫对她的一串交代都只回了一个嗯。

本以为就这样相安无事,没想到刚睡下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惊叫。

二宫穿着海绵宝宝睡衣跑出去,拉开厨房的门打开灯问怎么了,话音刚落就看见翔子坐在地上一手捂着脚腕。

他叹口气,一边打哈欠,一边去拖了医药箱过来,轻轻拨开翔子的手,就看见纤细脚踝处一片红。

JNS的top深夜在陌生男子家里扭伤,两人绝赞同居中。

不知为何二宫脑海里浮现了这行标题,但眼下他还是轻声哄着疼得眼泪汪汪的翔子,把药油倒在手上轻轻给她揉着,问:

“疼得厉害吗?也不知道冰敷行不行,要不要去医院?”

翔子摇了摇头:“没事的,休息一下就好。”

“不好意思,是我经常不收拾厨房,地板积水了吧?”

“没,我没开灯碰到的。”

二宫一边揉一边跟她讲话,一句责怪的话都没有,言语之间温柔关心。翔子一抬头就看见他低垂的眼睛浓密的睫毛,还有紧紧抿着的漂亮唇线,觉得自己的脸好像跟着被对方碰触的脚腕一起开始发热。

 

过了几天,翔子再去J’choice的时候,递出去钱的同时附送了一个wink,电脑后带着防蓝光眼镜的二宫不动神色地回了一个,后面排队的姑娘不知这两人的眼神官司,还以为自己天天来这家店刷脸终于赢得了收银小哥的在意,差点当场晕过去。

他们甚至开始用小纸条交流,藏在递过去的纸币和传回来的收据里。“今天我上了XX节目”的内容居多,二宫只是偶尔回应,宅男分很多种,游戏宅和偶像宅之间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他对女团兴趣不大,但是在看到对方些微失落的眼睛后,下次就不自觉地调到了那个台。

翔子的天赋可能点到了奇怪的技能上,跳舞偶尔也会记错舞步,被摄像机抓到会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但她就普普通通地吃个东西,却能让人露出慈母般微笑,恨不能把所有好吃的都端到她面前。

于是在递回去的纸条上写了“翔子吃东西的样子最漂亮了。”对方看到纸条上的内容后微微睁大了眼睛,看了看手中的蛋糕,又吃了一口,并且向这边投来了一个“这样很好看?”的疑惑眼神。

一来二去,两人的默契慢慢养成,交流也变成了今天吃的汉堡肉真不错,片场的便当里多了两块炸牡蛎这种内容。到了眼神交流也毫无障碍时候,翔子却突然恢复了最初的联络方式,递给了他一张纸条。

 

樱井翔子是个恋爱苦手,但是她很擅长计划。那天从二宫家里回去之后就认真地在手账上写好了计划,什么时候写什么内容的纸条,先安利自己的节目,再渗入自己的生活,慢慢熟悉起来,等到完成了计划中的每一步,就交出最重要的那一张。

二宫手中的写着重要内容的纸条还附赠了三张握手券,最后一行写着“如果同意的话,就来参加这周末的握手会吧!”。

背后的电脑上正在播出翔子一年前的节目,少女偶像被问到喜欢什么样的人时眨了眨眼睛,说:“喜欢会拒绝我的人啊。”

“为什么?”

“我现在的立场不是不能恋爱嘛,禁止条例什么的,如果这时遇见了喜欢的人,他对我说不行,反而会喜欢上呢。”

他拿着这张纸,似乎不是收到了可爱女孩的情书,而是什么烫手山芋一般,许久之后,他把这张纸连同握手券一起,丢进了垃圾桶。

大野智美怒气冲冲地敲开了二宫家的门,看到他正坐在一堆垫子中间开着电视打游戏。

“为什么没去握手会?”

二宫对这个发问毫不惊讶,头也没抬:“Satomi整天樱酱不离口,是怎么看待樱酱的呢?”

Satomi没想到他回了一个问句,愣了一下:“……当然是,最高的偶像。”

“那作为最高的偶像的粉丝,会接受她跟一般男性恋爱吗?”

Satomi又愣了愣,说:“那当然啊,樱酱喜欢,为什么不行?”

她坐到的旁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樱酱不是因为单纯想要恋爱才跟你表白的,她只不过是,刚好在这个时候喜欢你啊。”二宫

二宫放下了掌机:“可是粉丝不会接受的。Satomi你知道的,翔子在各种榜单上突破天际的好感度,不是因为她跳舞很好,也不是因为她是最漂亮的那个——因为她努力地维持了作为樱井翔子的形象,可爱,努力,温柔,聪明,而且属于所有人。”

“她是不能属于任何一个人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Satomi突然爆发了。

“别小看人了!”

Satomi不仅没有感动,还差点被气死:“你不仅看不起樱酱的饭,更看不起樱酱!!我都说了‘樱酱喜欢有什么不好’!N,你就自己在这自我感动好了,我要跟你断交一个月!”

……说什么断交一个月啊,这么孩子气。

现在答应的话,对她和让她走到今天的饭,不是太不负责了吗。

 

从那以后就没再见过她了,无论私下里还是电视上。二宫依然每天打游戏到深夜,中午才起床出去打工,他这次换了家24小时便利店,每天接待的都是满面倦色的上班族和深夜出来买啤酒的大叔,再也没有裙摆飘飘的小姑娘和颜色轻快的小蛋糕。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直到Satomi跟他断交一个月期满的时候,对方突然来到了他打工的地方,只拿了一只草莓糖,等待他找零的时候给了他一张票:

“夏末巡演,来看吧。”

本来不想去的,可是当了多年偶像,偶尔也想体验一下舞台下的心情吧,他这么劝服自己。

 

但是你为什么ALL了翔子的周边。

他在台下站着,看着她在台上蹦蹦跳跳,依然有时记错舞步。有时快速换装回来头发乱了一点,非常可爱,依然很适合帽衫,搭配短裙让人不知道看哪里比较好,腿很漂亮,绝对领域非常犯规,唱rap时凛然又美丽。

偶像这种东西,果然是越处在一个空间里越能感到距离感的存在啊。

他还没来得及多心酸几秒钟就慢慢觉出了不对:你们这种人数众多的女团里,就算是top,以翔子为中心的企划也太多了点吧。

这种不安在翔子穿婚纱出来的时候达到了最大。

她穿着洁白的拖地长裙,裙摆层叠洒下,舞台上所有灯光都暗了下来,只留下一束追光打在她身上,大屏幕里映出她闪闪发光的眼睛,他当然知道都是灯光的功劳,但还是忍不住去数里面的星星有几颗。

周围粉丝全都安静下来,等着她讲话。

翔子拿起了话筒。

“一个月前我发表了毕业,嘛,本来就一直在谈了,一个月前才下定了决心。”

二宫的心脏快要为这句话炸开了。

“收到了成员的,工作人员的,还有饭们的祝福,好多人跑来握手会告诉我,‘樱酱即使毕业了,还是我最喜欢的人’之类的,差点就在握手会上哭出来了,ごめね。”

台下传来了相当大的“大丈夫哟”的声音。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大家说。”

二宫敏锐地发现翔子的手有点颤抖,但是她很快就调整好,微微笑着开口:

“我遇见了一个很喜欢的人。”

N握紧了手灯。只听那个仿佛自带光源的偶像继续说:

“是很好的人,温柔又好看,不喜欢热闹,又很害怕寂寞,很吸引人的类型。一直以来都单相思着,因为也只能做到这样了,只是单相思能够原谅我吗(笑)?”

她抬起头正视着大屏幕摄像机:

“但是认识越久,就越希望他能爱我。我十三岁就加入JNS,至今已有十年,这十年,我经历过难以承受的艰辛,也得到了无与伦比的爱和羁绊。与其说我把人生献给了JNS,不如说,是我自己选择了成为JNS的樱井翔子。今天过后我就要跟一起战斗过的成员们分别,独自一人在艺能界生存下去,唯一留下来的值得夸耀的部分,就是你们。一直在包容这个不器用的我的大家,能不能,允许我,也得到那个人的爱?”

二宫已经失去了语言能力,他站在人群中间,听那个人——他喜欢的人在几万人面前默默地对他告白,第二次。他听见人群的骚动,听见那个人大声对着自己的饭问:“即使翔子爱上别人也没关系的——?”,也听见周围传来的声音的浪涛:“在这里哟!”

Satomi说的没错,他的确小看了翔子,也小看了陪着她一起成长的饭。

 

TBC-

 

嘛……其实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不当场走人撕海报毁盘就不错了,但是毕竟我深爱玛丽苏。而且沉迷于女子偶像恋爱故事,因为她们竟然能在正常恋爱中谈出禁忌感。

 

下更完结。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