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叶Rino

磁石存放

【磁石】夢でもいいから

又名,三人行,必有修罗场

各种修罗场,各种慎入。

不要打我,我害怕。

0

二宫和也站在一个纯白的世界里。

他的对面站着一个戴着小礼帽,打着小领结,拿着轻巧的手杖,浑身上下都亮闪闪的家伙。他不知从哪里突然钻出来,用一种轻快调皮的语调向二宫打了个招呼:“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

“准确的说,是你的梦境。”那家伙笑嘻嘻地,“你最近似乎为了某件事过于烦恼,不想看看潜意识到底希望这件事怎么解决吗?”

二宫慢慢打量四周,很快地接受了这个世界观,他问:“所以说你是我的潜意识?”

“也可以这么说,我是你所有梦境的制造者。”

“所以其实我们俩本质上是一样的。”他看着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说实话吧,到底为什么把我带进来,我才不会无缘无故地帮助别人,做知心哥哥什么的。”

那家伙看起来有点委屈:“可是你潜意识一直是个天使啊……我不是在自夸,好吧其实是,”他看二宫一脸冷漠,及时停住了火车。

其实是,浑身亮闪闪的天使二宫经常跑到各种各样的人的梦境里,特别是本体先生的迷妹们,修补她们不完美的梦,务必使每一个姑娘都能在醒来之前迎来属于自己的happy ending。

“一开始都很正常,谁知道最近的小仙女梦境的剧情越来越奇怪,你说她们想要白马王子的话那很好办,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大帅哥吗?可是,她们最近不想要自己获得幸福,她们希望,你的同事们任意两个的组合能够……呃,发展出同事以上的关系。”

二宫一脸你接着编,我看你还能比我更能编的表情。

“但是,因为我送了太多助攻,打破了某种平衡,所以我需要你跟我一起努力朝反方向努力,使世界再度正常。”

“恩?”

“你帮我在这些梦境里工作,不要助攻,破坏他们,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行。”天使二宫挥挥手杖,拉出一串梦境泡泡,里面他的同事们正在做着各种他没眼看的事情。

二宫自动把这些马赛克掉,居高临下地看着在他年前土下座的另一个自己,“你办砸了事,还要我一起背锅,是这个意思吧?”

天使二宫眼泪汪汪,双手合十,看向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恳求。

二宫跟他对视了十秒钟,无可奈何地点了头。他心想,谁让我二宫和也是天上海里唯一的good looking guy呢。

1

二宫和也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他抬起埋在枕头里的脸接起来,手机里就传来经纪人火急火燎的声音:

“喂喂,NINO,你快起来,下午还有……”

二宫和也只觉得浑身酸痛,全身上下被疲惫包围,根本没听清对面说啥就再次埋进了被子里。因此当经纪人敲门不应直接叫酒店服务生拿钥匙闯进来的时候,只看见自家组合的吉他手顶着一头乱毛一手握着手机保持着大脸朝下的姿势埋在被子里睡得天昏地暗。

……怎么没把你憋死。

经纪人心很累地把他从床上挖起来,说“你快点,我在大厅等你,樱井和松本也在收拾了,你们等会一起下来吧。”

二宫倒是没什么起床气,被叫醒了也老老实实穿衣服洗漱,想着松本一向起床困难,肯定要先跟樱井碰头一起等着他,就先走到樱井房间门口。早起迷糊,他敲了门也没注意里面应了没就直接推门进去了:“翔酱你准备好了没——”

翔酱准备好了,起床困难的J也准备好了,就是二宫的心没准备好——两人距离太近了,下一秒就能亲上去的那种近,松本润的手指还抚在樱井翔的领结上,樱井捏了捏他小臂,示意门口还有个人 ,两个人这才一起走过来跟二宫打招呼。

二宫这时候才确定,这个梦境的确走的是SJ线。

他把剧情重新捋了一遍:昨天是MSN组合出道十周年巡演最后一场,庆功宴上情绪过于高涨以致于今天累得要死又头痛。对面这两个一个是自家键盘一个是DJ和声,据说从初中就认识,拥有忽远忽近的迷之关系。

同样初中认识的吉他兼主唱君努力回想剧情,他们三人所在高中音乐社并不算大热,等大一年的前辈樱井毕业后更是没什么活动,但是松本毕业之后执意不进学,努力劝说二宫跟他一起继续做乐队,二宫倒是无所谓,他对上学兴趣不大,也不知道将来到底想要做什么,不妨试试。但奇怪的是已经大学在读的樱井也跟着他们一起辗转各大live house,虽然课业繁忙也极少缺席,甚至在四年间提供了原创歌曲的一半作词和编曲。

现在一想这都是套路啊,既然走SJ线,樱井为什么一天只睡四个小时也要坚持参加,不是他太有自信而相信当年那个连live house排场都找不到的乐队能走到东蛋,都是为了陪着松本实现他的梦想。

SJ这对CP在两位当事人互动稀少的情况下还能保持与团内另外两对相持的热度,正是得益于两位年轻时过于没羞没臊,动不动互相情话攻击,什么“我的梦想就是实现润君的梦想”,“人生最美好的一天是遇见翔君的那一天”,怎么肉麻怎么来,陪着他们一起长大的二宫到底是怎么在这种氛围中岿然不动安定唱歌的啊,二宫在内心默默吐槽。

此时他们一起坐车向工作现场移动,十周年巡演成功结束又正值年末,七八家杂志等着取材,日程已经排到了三天后。一起坐在后排的樱井翔看他半天没说话,不由开口:

“NINO,我看你脸色不太好,你如果累了就先睡一会,到了我叫你。”

二宫不怎么走心地应了一声,他在看到樱井翔和松本早上起床就在一个房间里还互相整理着装时就默认这俩人已经滚到了一起,心想我确实有点心累,你们俩这关系,拆散的难度,有点大。

走完三家杂志的访谈,照片拍了七八套,老梗说了两三回,三个人都疲惫得很,好在结束还不算晚,正能赶上再出去一起喝个酒再回家。松本交游广阔,一结束工作就被他遍布大半个娱乐圈的好友叫去,说要为他庆祝。二宫向来是归宅派,收拾收拾东西就准备直接回家,一转头却看见樱井在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就算在现实里,二宫先生也十有八九顶不住樱井这种目光,他挠挠头,问:“怎么,你要约我?”

樱井大笑,说:“那要看主唱给不给我这个机会。”

他嘴上说着不确定的话,却已经走过来揽住二宫的肩膀,说长夜漫漫,咱们孤苦伶仃,不如相依为命吧。

二宫不记得在原来的世界里樱井是不是也这样喜欢在私下里讲俏皮话,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私下一起出去喝过酒。此时对方心血来潮,要体验曾经没红时候的感觉,两人竟也没去六本木那些会员制酒吧,直接在新宿街头一家居酒屋坐下了。

看着老板摆酒上菜的时候樱井突然开始感慨:“当初我们排不上演出,松润才十八九岁,气得要死,说我们以后就在路上表演,但是总有一天,我们要登上武道馆的!当时我就想笑,这什么热血漫的台词啊。”

二宫把贝类刺身推到他面前,说:“嘛,J一直是最热血的那个啊。”

“其实你那时候也很不甘心,就是不说罢了。”

“有吗?”

“当然有,你那时候比现在还省电,人家一说不许在这里唱歌,你背起吉他就走,松润紧紧跟上,只有我,电子琴的架子不好收拾,总是要手忙脚乱。”

“所以才又学了手风琴吗?”

“对啊,这样才能跟上你们啊,就是老是看不清脚下,好几次险些摔了。”

二宫回忆起当初的一团杂乱,还是没忍住笑了,樱井这才凑过来:“终于笑了,你今天一整天都情绪不高,杂志拍照时,摄像机对着你,你就配合做表情,摄像机一走,你就特别阴沉。”

二宫揉了揉脸:“有这么明显?”

樱井嘴里塞满了鸡肉串,点点头。

两人许久没有这么畅快地谈话。就算在这个世界,他们依然拥有许多回忆,还将共享同一个将来,即使不谈这些,他们还有许多共同的兴趣,言语机锋,你来我往,他们就是能够准确地辨别出对方话里的真意,并不动声色地把球打回去。谈笑中不知不觉手边摆了一排空酒瓶,待出了店门被冷风一激,才觉得头有些昏沉。

但这并不影响两人的心情,眼看夜已深,索性就近走路去了工作室,散散酒气——他们也许久没有过两人一起散步的时光了。

进入这个世界越久,二宫就越发融入,看着日月轮转,竟然觉得这个世界也很不错。距离确认世界线走向已经过去小半个月,他依然毫无办法,既没办法向几乎朝夕相对的其余两人开口问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也没办法做个拆散公主和王子的巫婆——他其实也总狠不下心。更何况,在每日的相处中,他逐渐开始舍不得。

 

 

年末的修罗期过后,大家都有了一些空闲,说到底不是做偶像的时候,不需要时时保持曝光来维持人气,他们一起窝在工作室的时间就多了些,开始构思今年要发的专辑。二宫一向是他们三人中在工作室呆的最久的人,他出道之后反而学了更多乐器,他需要这些发出不同美妙声音的盒子给予自己更多灵感。经常是乐器和游戏机摆在一起,工作完了就顺手来两个回合,也可能是打完游戏顺便工作。松本过来的时候一般是中午过后,他习惯了晚睡晚起。樱井则经常在早上过来,一身运动装,一看就是晨练刚完,顺手给二宫带个早饭,拯救宅男脆弱的肠胃。有天清晨,二宫起床后走到外面,看到樱井已经坐在电脑前,留给二宫一个穿着帽衫戴着耳机的背影,让他恍惚间竟还觉得是十几年前。

他那时候的solo曲还是我配的解说呢。他想起有点遥远的那个过去,悄悄走过去,一手撑在桌子上回头问:“在看什么?”

樱井翔已经习惯了他背后突然出来,也没被吓到,“看你之前的做的曲子小样。”

“怎么样?”

“恩,差不多快弄好了,我们都十周年了,干脆做成wedding song风格。我们一起写个词吧,我们的wedding song”

“你这个形容哪里不对的感觉。”

樱井又笑:“哪里不对?”

二宫不想跳他的坑,这些日子他装傻装得很熟练,干脆不回答,又说:“还是先保存,等润君回来看看再说吧。”

樱井也不在这里纠缠,从善如流。

二宫看着他保存做好的编曲,突然笑了。

“怎么了?”

“只是……啊算了,不说了。”

“干嘛啊话说一半。”樱井翔不满。

“说了你肯定要笑我啦。”

“我肯定不会的,你快说啦。说话说一半是个坏毛病。”

二宫依然含着笑意,说:“我只是想起来每次发新曲的时候,因为作曲在上编曲在下,推特上的小姑娘总是会说‘二宫君在樱井君上面’这种话,是你的总攻地位唯一受到威胁的时候。”

他又忍不住笑,因此没注意对方的眼神:“什么啊,每次上音乐番组的时候,我的排名明明也是在最上面的,她们竟然都没……”

剩下的话淹没在一个吻里。

二宫依然站在桌子旁边,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撑着椅背,樱井揽上了他的腰,稍微抬身就堵上了他的唇。他想要站直身体逃避这个吻,对方却不依不饶地追上来,慢慢把他半压在工作台上。

哪里不对。

可是樱井正温温柔柔地吻着他的嘴角,轻轻地舔过他的下唇,又卷过他的舌尖。他不知不觉地闭上了眼睛。

哪里不对。

他这样想着,双手一点点攀上他的肩膀,缠上了他略长的发尾,接吻的间隙他似乎听见对方含糊的一句“到底是谁在上面啊”, 因此他忽略了门外的脚步声,金属碰撞的声音,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直到清脆一响,门锁打开,松本润伴随着大声的“早上好!”推门而入。

他反射性地推开了樱井翔,对着呆在门口的松本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他终于想起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于是更加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站在门口的松本先反应过来。

“呃……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但是你们俩要亲就不能去休息室吗!”

旁边传来樱井翔的大笑和抱歉声。

TBC-

其实是看多了N先生在各种文里助攻,想着如果他朝反方向努力会怎么样的产物……但最后还是成了SN两个谈恋爱的故事。

 

评论(5)

热度(21)